灌南论坛

查看: 247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小说] 二爷结婚

[复制链接]

58

帖子

51

金币

310

贡献
发表于 2019-12-8 15:41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灌南论坛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十秒注册   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x
二爷结婚
       结婚是世系延续的手段,生子则是世系延续的标志。无论传统还是现代,无论是男是女,在人生风俗中,当事人体会最深刻的,恐怕要算婚礼了,正所谓“洞房花烛夜……”
       本人平时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是相亲类的,诸如江苏卫视的《非诚勿扰》、贵州卫视的《非常完美》、东方卫视的《百里挑一》等等。这些节目上的帅男美女们,在主持人的“掺和”下,就像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溜溜,三下五除二,说说,问问,谈谈,笑笑,就走下节目搞起了对象。轻松,快捷,姻缘就成了。
       以前就不一样了。我本姓家里的二爷,七十年代的婚姻。那时讲究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明媒正娶,嫁娶婚俗礼数相当繁杂。一般要经过说媒、过礼、送日子、办嫁妆、吃浪家饭、迎娶。迎娶时还有压床、上下轿、进门、闹房、送房、扫地、包饼、回门、会亲等等。
听母亲经常说,那时二爷家在前后三庄人家中最穷。
        二爷共兄弟姐妹八个。二爷父亲好赌,母亲身体不好。由于人口多,生产队(现在的村民小组)分给的那点粮食吃不了多久就没有了,一家人经常是吃上顿没下顿,到这家借一碗玉米面,到那家借三两个山芋。有时实在不好过,就捞鱼摸虾度日。
      二爷家有三间土墙毛草屋,一间四处透风的小锅屋。一到刮风下雨,到处泥淋到处水。一年四季穿破衣服,床上破棉絮。四季身上、棉絮上都是虱子。一到冬天,一家人都戴上用芦苇绒编织的帽子,破鞋子里塞满芦苇绒御寒。实在冷的不行,二爷父亲就从生产队偷偷摸摸地拿回点牛粪晒干(二爷父亲是生产队的“牛头”,就是专职饲养生产队里耕牛的人,“牛头”就不用到田间参加劳动)。一家人就坐在用牛粪干焖着的火盆旁烤火。虽然那时很多人家用牛粪干烤火,但二爷家人、家里面,烟煳味、臭味特别的浓。
      一到夏天的晚上,二爷的父亲就嘴吊着烟叶卷,拉着二胡,乐声在夜晚传得很远。烟叶卷劲大,味浓,有时呛得二爷父亲闷咳几下,接着一口浓痰就喷洒而出,脸憋的发紫。那时二爷也学他父亲的样子,吊着烟叶卷,拉着二胡,摇晃着脑袋,样子十分洒脱。
       二爷一家,就数二爷最俊最聪明,虽然由于穷,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,但二爷头脑灵活,嘴巴也会说。一家人就数二爷学历最高了。
       那年,二爷十七岁。二爷的父母就张罗亲友给二爷说媳妇了。由于家里穷,一直没有姑娘家看好。二十来岁的二爷,心中的骚劲更是肆疫疯涨。有一次晚上,公社(就是现在的乡镇)放影队在邻村放电影,二爷和几个朋友跑了十几里路去观看,还喜欢往大姑娘小媳妇群里去转悠,看看,碰碰,闻闻,就很舒服开心了。电影放到一半,二爷尿急,就跑到一草堆后面方便。这时,一小媳妇也可能内急,急跑到离二爷不远的一小草堆旁脱裤蹲下,吓得二爷大气都不敢出。听着哗哗的水声,欲火分别向二爷的头脑和下身窜,一个哆嗦,二爷宿聚已久的洪荒之泉喷涌而出,浑身上下舒服得抽筋般痛快。从此以后,二爷晚上经常会偷偷的在被窝里撸几把,以发泄雄性之需。
      家穷,其他孩子又老实巴交,所以二爷的父母就把传宗接代的希望落在二爷身上了。二爷的母亲嘴里天天念叨,祈祷菩萨显灵,让二爷找到媳妇。二爷的父亲还请来好几个算命打卦的,算算二爷的婚姻几时能成。家里有个远房亲戚,会算命打卦,二爷父亲就东借西筹,买了一瓶山芋干酒,一包吉利香烟,好不容易把亲戚请来。二爷一家都说不会喝酒,每次敬酒,都稍微抿一点点。算命的亲戚酒足饭饱后,仔细地给二爷看起了面像。看了好长时间,算命的亲戚醉熏熏地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说:“不要慌,不要忙,三十二岁做新郎”。算命的亲戚走后,二爷一口就把剩下的酒喝完,二爷的父母更是唉声叹气。
       从此以后,二爷就安心到公社分的河工上去做工 挣工分,闲下来时就拿着二胡,背上口袋,到邻村去挨家挨户唱民间小调,一户或给一分、二分钱,或抓一把小麦,或抓一把山芋干,二爷很知足。期间也请媒人说了几个姑娘,都没成。这些年,在二爷的努力下,家里也添置了一张八仙桌子,一个条桌(八仙桌和条桌是那时家里经济稍微好点的标志)。由于二爷喜欢唱民间小调,并依靠这“专业”养家糊口,于是二爷买了一台录音机。一到晚上,乡里乡亲的就筹钱买电池(那时我们那还没有高压交流电,而且总让二爷买电池,他也买不起)给二爷上到录音机上,听二爷播放的民间歌曲,一天的劳累变得轻松而快乐。
       那年,二爷三十二岁,秋天。邻村的侯精,长着一张瘪嘴,一辈子给人家说媒,天天香烟小酒不断,由于比别人吃的好,长的胖乎乎的,外号“瘪媒大爷”。这一天,“瘪媒大爷”到二爷家了。“媒婆上门,喜事临门”。二爷父母喜不自禁,赶紧让家人把房屋后小沟里的水戽干,逮了一斤多小鱼,杀了一只还没长大、不足一斤的小公鸡,还让二爷到大队部(现在的村委会)小店买了两瓶酒,两包烟。晚上,二爷父子小小心翼翼地陪“瘪媒大爷”喝酒。二爷父亲说,他大爷,这事能成不?“瘪媒大爷”露出一嘴黄牙,笑呵呵地说,俩孩子生辰八字我都和算过了,很般配,能成。二爷一家喜笑颜开,二爷的母亲赶紧从隔壁蔡大奶家借来六个鸡蛋装在小布袋中,在“瘪媒大爷”临走时,悄悄地塞给已经喝得醉熏熏的“瘪媒大爷”。二爷兴奋得一夜没睡好。
第二天,二爷母子带着两斤红糖就和“瘪媒大爷”一起走到邻村王大嘴家。王大嘴家七个姑娘,个个长的很俊。介绍给二爷的是他家第五个姑娘王五丫,今年二十六岁。王五丫很漂亮,就是有条腿有点跛,是从小得小儿麻痹症而引起的后遗症。虽然有点缺陷,但人长的真的不孬。腰圆圆的,屁股大大的。二爷母亲看着王五丫的屁股,就偷偷地琢磨:就这屁股,养个十个八个娃传宗接代是没问题了。
       第三天,王五丫的父母和“瘪媒大爷”到二爷家察看家庭情况。不知道二爷从哪还借来一辆半新的羊角把自行车支在门口,屋里挂着从邻居家借来的几张画及牌匾,八仙桌加条桌,仅有的三张床上都有蚊帐,录音机里传出咿咿呀呀的民间小调(这些在当时都属于奢侈品),再加上二爷能说会道的甜嘴巴。王家很满意。
八月十六,二爷带着从供销社用布票买来的六尺布及四斤红糖、四斤水糕、四瓶酒,和“瘪媒大爷”来到王五丫家,就把这亲事订下了。从此,二爷做事的干劲更足了。夜晚常想着王五丫那俊俏的脸蛋,结实的腰身,滚圆的屁股,二爷浮想联翩。王五丫晚上也睡不着了,眼前总是浮现二爷那张帅气的脸,好看而能唱歌的嘴巴,壮壮的身板,王五丫的心如小鹿乱撞,痒痒嘘嘘的。
       九月二十六,二爷过礼的日子。好不容易向七大姑八大姨、亲朋好友借,才筹齐了王家的要求:六尺布,六斤红糖,6双鞋帮绒布,六瓶酒,八块八毛八分礼钱。结婚日子定在十一月十六。这礼一过,二爷家就更穷了。
        过了几天,王五丫的那个村放电影。二爷好不容易请一远房表妹把王五丫喊出来看电影,王五丫带了几个姐妹陪伴。几个人小心地坐一条长板凳上,二爷和王五丫坐一起,二爷和王五丫的心都蹦蹦地跳,电影放什么都不进脑了。过了一会,忍不住的二爷在黑暗中悄悄地去拉王五丫的手,王五丫一下就推开了。又过了会,二爷又伸手去碰,王五丫生气了,站起身就走了,其他几个**妹也跟着而去。二爷知道闯祸了。
       第四天,“瘪媒大爷”就来二爷家了。原来,王五丫回家后就哭了一宿,在她母亲的追问下,才说二爷耍流氓摸她的手。气得王五丫父亲把“瘪媒大爷”找来准备退亲。王五丫家里的一个嫂子私下里问,你到底喜不喜欢这对象,王五丫害羞地说喜欢。嫂子摇头窃笑。
    “瘪媒大爷”在二爷家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,把二爷一家吓得半死。好吃好喝招待一顿,醉熏熏的“瘪媒大爷”说没事儿,王家由他去说。临走时,二爷的父亲又悄悄地塞两包烟给“瘪媒大爷”。
       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王五丫被一家家亲友带去吃“浪家饭”,家人则忙着置办嫁妆:一个梳头桌、一只箱子、四双鞋子、两床被子及一些日常用品。二爷家把三间屋打扫干净,买了两张大胖娃娃画贴在新房。把床上的旧棉被翻新,不够厚,又把两条旧棉裤拆加上去。二爷父亲又向各亲友借钱借粮买菜办喜事。那时做事,出礼是每家五毛钱,二爷的舅舅、叔叔、姑姑,每人还给二爷二毛压口袋钱,算是对新人的祝福。
       正日那天,二爷家用借来的一辆自行车、一辆木质平板车,车上扎红花,一路吹吹打打,把王五丫就娶回来了。
      闹房的人终于走了,随着送房的人在窗外拿着一把筷子戳向新房并说着喜话:戳快养快,养儿子当大元帅。喜日子的各种热闹活动全部结束。
      夜,寒冷,两盏煤油罩灯的火苗在寒风中飘摇。王五丫的脚早就被冻得失去了知觉,她迅速脱鞋拱进了被窝。二爷不知道用什么办法,左哄右骗,终于也拱进了被窝。微弱的煤油灯光下,二爷的所有衣服,都压在王五丫的衣服上面(那时农村有传说,新婚之夜,谁的衣服在上面,谁就当家一辈子)。不知过了多久,王五丫哇的一声哭了,聪明的二爷迅速打开了录音机。新房里喜庆的民间小调传出,声音很大。二爷壮如小牯牛的身体,让不太粗的木床腿“喊”出绝望的声音,土坯墙上的泥坯沙沙地往下掉。坐在外间火盆旁烤火的二爷父母,会心的一笑。二爷父亲打了个长长的哈气,把烟叶卷揉进火盆,得意地对二爷母亲说,忙几天了,挺累的,准备抱孙子,早点睡吧。
       天快亮的时候,二爷的父母做了个相同的梦,梦见他们带着几个孙子在家里面玩,这时突然就地震了,土坯墙上的泥坯沙沙地往下掉……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十秒注册   扫一扫,用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爆料说明|专版申请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发帖教程|删帖申请|关于我们|灌南百姓网 ( 苏ICP备18004130号 ) |苏公网安备32072402010028号

GMT+8, 2020-7-9 09:2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